伏地之猫

发呆中……勿扰……

【王喻】笑

为什么这么多人中偏偏是你?也许是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你也刚好在笑

———————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关系是在大学里确立的。当时的他们说是年少轻狂却也比一般人来得现实,以至于从关系确立起至今,相处方式仍没有大的什么改变。各做着各自的事,给予对方充分的自由。改变的只有两人晚上回一个家,住一间房,睡一张床

当年的他们刚确立关系,就准备搬到了一起住,自然而然这一行为惊动了双方的朋友。幸好在那时,人们对同性恋已经有所接受,向友人坦白后,两人的友人也理解他们,并没声张出去,有些甚至连态度也没变,帮他们搬家,为他们制造独处,偶尔被他们秀恩爱的行为刺激得大呼虐杀单身狗。而他们的父母在理智的思考了一段时间后,只是下达了要报孙辈的要求,就也由着他们去了。总体来说,他们两个在一起并没受到过什么阻碍。

或许是他们关系定下来前本就有些超出友情的暧昧,交往后的生活也没有改变什么,一同上课,一起下课,午饭一起吃,去图书馆做一张桌子,合看一本书……原本在他们没捅破关系前两边的朋友还没觉得有什么,捅破关系后才恍然发现这两个人在一起并不是一时兴起讨个乐趣,而是蓄谋已久。那时叫的最响的就是喻文州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竹马,黄少天。

每次见到他们黄少天那张絮絮叨叨的嘴就开始说,什么原来你们已经那么早就准备在一起了吗!!!要不是本人用这双精明的双眼发现你要搬出去这事不同寻常,是不是本人还要被蒙在鼓里!!!唉,文州啊文州,说吧,从小到大,本人待你不错吧!!!不说掏心掏肺,也算知根知底,更不要讲确实是掏心相对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没有回报之心呢!!!诶,这儿子怎么就像泼出去的水,心里一有人,就忘了家长!!!!

原本听他讲的激情澎湃的,心中有愧的喻文州差点就将到口的愧疚交代出来了,却不想在最后脱线……于是转身就走,不离在身后吵吵闹闹的人。

黄少天这么大阵仗的前来“责问”,自然也传到了王杰希的耳里,那个曾把黄少天作为头号情敌的男人,见黄少天前来责问,先不说以什么身份来问,光是那一句“从小到大”如何如何的,就令王杰希警铃想起。

晚上回到家,将喻文州从后方圈在怀中,下巴架在那人肩膀,鼻翼两旁满是那人的气息,眯起那双大小眼,满是愉悦。喻文州那时正在做饭,被王杰希这样抱着不在方便,脑内绕了几圈,理清王杰希这样的理由,有些失笑,索性关掉煤气,将重量交托他背后那人身上,靠在他怀里。同作为男性,即使有同一性别的爱人,也不会轻易放下自尊,像一个女人一样去讨好他人。于是喻文州这样短暂示弱来安慰,起的效果也是非常不错的。于是王杰希干脆开起了染坊,将喻文州拆吃下肚。

第二天,醒来的喻文州揉着有些酸软的腰,才想起前天晚饭还没吃,他两就在床上滚过了一个晚上。心中在黄少天和王杰希身上各记一笔,就算是恋人也不会有免死金牌。准备去收拾一下,腿软得简直不像是自己的,有再次将报复等级拉高。随后准备好早饭的王杰希推门进来,看喻文州坐在床边,揉着腰,面色有些古怪,就走过去帮忙,喻文州窝在他怀里,出了几声,也就随着王杰希帮忙了。

偶尔的波澜并不能阻止两人情感的持续,反而还更加坚固,甚至坚固得越过什么七年之痒,什么误会种种的,直接步入了朴实温馨的老夫老妻时代。

大学毕业后,两人虽然专业相同,也进入同家公司,却两选了两个不同的部门申请,而且还是在有些方面是有些敌对成份的。当时知道两人关系的班主任肖时钦,看着两人的工作排名表,脸上写满了懵逼,一种人老了,岁月改朝换代得太快,跟不上年轻人脚步的感觉扑面而来。

在这里又要提到黄少天了,他和喻文州同一系,大学里也交过朋友却怎么也对不上眼,于是紧随着喻文州的步伐,来到了同一部门,继续出招“增进”着这对爱人的关系。

来到新公司没多久,喻文州就发现向来码字发微博爆字数上限,说话不到三行不罢休的竹马越来越反常。喻文州问了他几个问题,又结合了下黄少天的生平作风。他马上发现黄少天对那个他们组的主管叶修有些意思。

得知黄少天性向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时,喻文州怎么也不可能抱有那种“独乐了不如众乐乐”的心态,将好友退上这条不归路。晚上他和王杰希提了提,王杰希那双大小不一的眼向上挑了挑,“哦,这么说他当年对你果然也有可能有些非分之想的咯”听到这话,喻文州挂上一副外交脸,一脸坦然,“你想太多了”。

喻文州有细细算过,他两滚到一起,出了感情使然外,由黄少天引起的情况最多,当然不排除王杰希故意找借口。但为了避免第二天的不适,果断的放弃还是有必要的,何况歪楼了……

“让他自己去选吧,自己选的路,走下去的可能性会更大。”

“嗯”

两个星期过后,喻文州看着还叼着烟的叶修被黄少天拉来拉去,有些奇妙的感慨,一是黄少天有人要了,二是那人是我的上司也是少天的,三是他正在被黄少天拉得在办公室到处晃……恰巧透过办公室的玻璃门,看见路过的王杰希。算了,随他吧。

生活继续往前翻,黄少天和叶修也确实走到了一起,作为福利喻文州偶尔也可以翘翘班,在办公室摸点鱼。

平时上班下班,晚饭两人交换着做,开心时床上滚滚,相互调侃一下增进下感情。无聊时,彼此开导开导对方。黄少天和叶修偶尔也会过来唠叨一下,四个人节假日一有空就会出去旅游。

偶尔喻文州也会有静下来看书的时间,有一句话他当时看到时感触很深“为什么这么多人中偏偏是你?也许是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你也刚好在笑”。这句话他那给王杰希看,“对,当时我就这感觉”,“嗯,大小不同的眼,也只有在笑时才看不见吧。”,“……”

END

【百日污喻-32】【叶喻】往昔

*拉低百日质量

*私设有,好像还蛮多的

*结局喻独

————————————————————————————

01
喻文州不知是第几次来到这个墓园,感觉脚下踩着的路,从生疏到熟悉,看着压抑的石碑,从彻骨的悔到钝钝的痛

他点燃一根烟,递到嘴旁缓缓的吸了口,想学着当年那人吹出几圈烟圈来,换来的只有模糊不清的薄烟

口中轻笑着,任视线被模糊,苍白色的烟,偏墨蓝的碑,眼漫无目的地望着,仿佛透过薄烟,可以望见当年的那人

那人还是记忆中那样的不拘小节,笑得依旧略带无赖,烟还是从不离手

烟尽,火熄,起身,离去

墓碑前独留一束白菊,以示人曾来过的痕迹

02
喻文州作为黑帮蓝雨老大,杀过人,也放过火,身边也有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敌人什么的有是有,却算不上威胁。由于不同于黑帮老大高贵冷艳的一概定律,为人温和的他,在交际圈里也颇受好评,但至今仍是单身贵族,为此在蓝雨内部还流传着自家老大什么心上人有家室了而为了爱的忠诚选择洁身自好终身不娶,什么倾心人已逝爱人之心已死之类的谣言。对着手下人疯传的话语,喻文州只是无奈的笑着,叹着气,摇着脑,戏说着又是谁谁谁的谣言,外人丝毫不见他内心那一瞬的顿痛

若真的要说喻文州倾心之人,或许连他自己都要些拿捏不当,因为他若是忠于那人一定会始终单身,但他清楚的明白若真遇见心动的人,他依旧会动身去追。可每每面对那人的冰冷的墓碑时,心中还是会阵阵地痛,不单是悔,或许还点面对他死亡的悲伤、无力和责怪

回想他们第一次的相遇,直到现在那感触,简直……满满的复杂啊……

那时他才刚到大学,整理好宿舍,去楼下闲逛,想熟悉熟悉环境,出宿舍是顺眼瞄了下宿友,整理得够整洁,不错,心里第一评价给得够高

漫无目的地在校园你走着,随心所欲间走到一条路上,看见两旁斑驳的绿荫之下的木椅上坐着个人。那人侧坐着身子,两脚搭成二郎腿状,一手似乎是搭在椅背上,一手上拿着一根烟,一条苍白色条状顺着烟头自下而上。手随意一抖,零星几点烟灰脱落,烟被递到口旁吸了一下。那人微侧过头,张口,一圈圈烟圈被有技巧地吹出,慢慢地在空气中上升、扩大,然后消散。

“呵,兄弟,你还要看多久啊?”略带戏谑地声音传来,那人缓缓转过身。斑驳的树阴使他地眼有些明暗不清,上扬的嘴角旁描绘出的满是肆意

对于那时的喻文州,眼前的画面似乎成为了他自识字习文以来,最难以用文字来描绘地画面,寻常,却深深地在心上留下了痕迹

暮然回神,“嗯……?……”似乎意识到那人在跟他说话,但明显的神游使他无法记得那人对他说了什么

“噗……哈哈……”见他愣神地模样,椅上的人不负责任地笑了,“……哈哈……哎哟我说……兄弟……你啊……哈哈……”

看着眼前笑个不停的人,喻文州眼角一抽,明确地认定自己刚刚一定是没擦眼膏,才会认为那画面不同寻常

扬起平和地笑,面不改色地从那人面前经过,我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对吧?

“嘿,我说,那个兄弟啊……抱……抱歉啊,我这人笑点有点低……”那人抬手拦着喻文州的去路,抬头,正视着喻文州,“所以,原谅我呗”略带无赖道

喻文州不明所以地回望过去,笑得依旧平和

“嘛,我叫叶修,求原谅咯”说便挑了挑眉,抬起拦住去路的手,示意相握

“啊,好,我叫喻文州”一边回握,一边发觉那人名字有些熟悉,神又开始跑开了

“嗯?喻文州?有些熟悉啊,等等,让我想想啊……”说完就不理他人独自思考起来

喻文州见此果断地放弃思考,选择离开这是非之地

“啊,想起来了,喻文州,不是我在宿舍表上,写一旁的名字嘛”

被叶修这样一提醒,想起熟悉感来自于何方的喻文州,太阳穴抽痛得有些厉害,飞快地抹去心中一开始对那不曾谋面的室友不错的印象,感慨起自己着出师不利的运气以及目测今后略感悲哀的生活

看看这感触,简直就是痛大过喜

03
“文州啊,忙啥呢?”叶修一进宿舍,看见喻文州正开着Word,一双手在键盘上打着字,回想了下今天那帮为老不尊的教授上课说的话,猜测他似乎在赶着论文。将头凑到喻文州肩膀上,头侧靠着喻文州的脑袋,问到

“写论文”喻文州趁着整理脑内思路的空隙,看了一眼靠在肩膀上的叶修,刚有些意外他没吊烟,下一秒一股烟味从鼻翼缠绕而上,瞥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在心中片刻都未想,就立刻明白,肩上这货下课后去抽烟了,而且又是没吃饭就回来了

面无表情地抖开肩上的叶修烟鬼,电脑点击保存后,走到一旁挂毛巾的地方,顺手收下一条,甩到叶修脸上,“把烟味洗了”,打开宿舍门,去吃午饭,顺便把烟鬼宿友的捎上

叶修拿下甩到脸上的毛巾,经开学到现在的相处深知喻文州对自己自带烟味的洁癖感,认命地起身前去打理。为了自己的胃,某人决定一定要把自己弄得符合室友的洁癖观。

打理完的叶修欢天喜地地等着宿友前来投食,等了有一会了也不见宿友回归的脚步,看着自己饱胃的目的还远远无望,右手不禁有些痒得向烟伸去,左手快速的拍了下右手,告诫自己不要乱动。闲来无事的叶修开始打量起宿舍环境来

两人住一间宿舍,明显过于空旷,两张整洁的床铺,各自带着桌面也一样整齐,虽然叶修自认为本人有些不拘小节,但对住宿条件还是要求挺高的,手擦过鼻翼,笑得略带得意。丝毫不记得是哪个人刚住进一周不到,床铺就凌乱得不行,以至于某不拘小节的烟鬼先生根本不想理,于是烟鬼先生的室友开始全权负责一整个宿舍的卫生。

环视了一圈宿舍,视线晃到喻文州刚动过的的电脑,叶修眼底有些明暗不清,由于某些原因,在这所学院的人所有的身份被一律是为相同,不论你入学前或是毕业后有或大或小的身份但在学校中一同都被抹去,若想在学校持有权利,就凭个人能力自己争取,当然进入这所学校的人皆不是弱者

叶修作为那位历代最年轻的叶家少东的双胞胎亲哥,自然能力差不到那里去,关于电脑的各种使用方法,像是窃取个资料、查个人身份什么的更是一流,或许喻文州有对文件设过密码或是下过监控设施,但对叶修这个近乎科班出身的人来说,这都不是个事

对于从来都生不出去探查喻文州背景的原因,叶修从不深究,也不想深究。随意找了张床躺下,叶修无聊地走了神

“叶修,过来吃饭了”喻文州打开门满意地发现宿舍中没有那烟鬼自带的烟味,愉悦地扬了扬唇,待视线触及那瘫在自己床上的叶修后,嘴角立刻打回原形,将饭放到桌上,直接经过叶修,直奔电脑

幽幽的声音飘向叶修耳边“吃饭,要么回自己床上去”

“不,这是我的床,诶,我不想动了,文州啊,今天哥就勉为其难地将床借你睡了,所以你通融下呗”

“请圆润地”通融个鬼……

04
后来两人毕业后才相互告知了身份,或许是因为四年中亲密的身活关系,两人相互告知身份时的场景,算的上是水到渠来

“欸,我说,文州啊,今这个就要毕业了是吧?要去哪儿啊?”叶修懒懒地趴在椅背上,木椅一翘一翘地,闲来无事的他目光转向在一帮整理东西的喻文州身上

“出来晃了这么久了,我想回去看看了,叶神呢?”当年全校流行玩游戏时,两人也在玩,一大帮子人一起去抢BOSS,由于手法的高超,叶修几乎次次得手,那一大帮子人几乎是和叶修干上了,天天打,夜夜刷,对叶修又气有又佩服,戏称他为叶神,像喻文州这样手速向来跟不上的来说自然也是在又气又佩服的行列

“啧,我啊,目前孤家寡人一个,会有点电脑技术,可以帮你找些个资料,现正在招募有钱多金的老板,文州,收留我呗”讲木椅扶正,整理了下衣领,坐正面朝喻文州,一副我是社会好精英的摸样

停下手中整理的动作,视线转向叶修,看着他类似耍宝的行为,笑着道,“我家这小小的蓝雨庙,叶神可别嫌弃啊”

“不嫌弃,怎么会嫌弃呢,文州可是新世纪二十四孝好男人,有谁嫌弃啊。”顺着喻文州的话顺势爬上,叶修笑得玩味,但又立马正色道,“不过,文州啊,你这个不喜欢烟味的洁癖要好好改一改了,省得以后没男人受得了你这洁癖,没人要你”

挑了挑眉,“叶神,还有女人那”

“呵,作为蓝雨的当家,好意思让女士混入黑道的纷争”

“是是是,您说得对,找着说法我好像注定这辈子要弯咯”

“也不是这意思是吧,你看啊,这男人吧,武力值好歹比女人高,黑道中安全,让你至少后院无忧,而且给你添麻烦的几率较少,是吧?还有……”

“行行行,男人好,男人好”我看你就够给我添麻烦了

喻文州敷衍着答道,转身整理行李去了,叶修不放弃地继续贴过来,大有你不弯,我就不放弃的趋势。

我看叶神你啊,就是想为自己招募一个一辈子的老板是吧?!叶神你是个弯是吧?!当时喻文州如是想道

05
雨一直下着,打在黑色的伞面上,滴落到地上的水潭里,溅起的水珠又从黑皮鞋上滑落

静,天地间充斥着压抑的静

喻文州本身就是个喜静的人,做了叶修四年的室友,被垃圾话唠叨了四年,被烟味烦了四年,再加之后来叶修毛遂自荐的招募一晃又是两年,这样一来两人相伴的时间竟然已六年

渐渐习惯去照料那人生活的喻文州,被一场意外打了个措手不及

叶修去B市的原因只是当时蓝雨那人手急缺,为获取一些资料,喻文州请叶修帮忙。想起叶修动身之前,两人为出手费割地赔款的几个来回,向来秉持利益最大化的叶修,在喻文州几乎维持不住的笑容中勉强松口,定下了合约

看来可以撕票了,喻文州想牵扯出几丝笑容,却只有嘴角动了动

叶修的死因在喻文州看来就像是玩笑一样,因为当时B市的一个新晋的地头蛇引发了执掌者微草的不满,微草展开围剿行动,两方交战。而叶修的死因是误伤,被无故牵连进去的误伤。

喻文州一直说叶修和自己一样是脑力派,不同的是喻文州枪法很好,除了衔接不够速度易被外力阻断外,只要一开枪几乎是弹弹夺人性命的主。相比之下,叶修就可以说是战五渣了,好吧,其实也没这么严重,只是有着虚胖的身躯、无聊时窃取资料的手速和一颗宅在房中的大叔心的人,能指望战斗力多逆天,于是乎壮烈牺牲咯

我都和你说了别整天窝在宿舍里打游戏,无聊时黑人电脑,拉的仇恨满天飘,看现世报了吧。放弃了强扯起嘴角,只是沉沉地望着墓

“欸”像是想把身体里满含的沉重吐出,抬眼望了望四周,来践行的人都已走光,静得只有雨声,空得只有他一人

缓缓地蹲下身,将伞面撑过墓碑,将自己暴露在雨里,架好伞,慢慢松手,从口袋中摸出烟,在伞面下点燃,“你不抽,我笑纳了啊”

口中满是呛鼻的气体,吐出气体,皱了皱眉,“真不知道你怎么喜欢?”,抬手又是一口

烟在两地之间飘开,混着冰凉的雨,吹过的风

06
后来,微草内部似乎除了事,喻文州抓住着时机,将微草端了,B市平静了一段时间后,各类势力有开始冒出,只是那个人在没回来过

喻文州,开始烟不离手,虽然每次黄少天见了都会叫嚣,说什么不爱抽怎么还抽,什么抽烟对身体不好,什么弄得每次找你像是去了雾都一次,种种之类的。每次黄少天一叫,烟那么一抽,都让喻文州有些恍惚,还真有当时的几分味道啊

黄少天不是叶修,也不可能是叶修,这是喻文州很早就知道的,而且像是叶修那样的来一个就好,再来一个世界就太污烟瘴气了,只是有那么一点怀念,仅此一点

有时喻文州也会想,如果叶修还活着,或许最后他们真的会走到一起,有可能只是因为习惯,不想在干嘛找个人重新适应,也有可能是其他,但这样的幻想一直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到这时候喻文州就有些难过了,果然是人老了吗,开始回忆起之前的岁月、幻想如果了,哎呀,叶修啊叶修,你看看你,来世上一遭,祸害了个我,你罪过还真是大了

喻文州这样想着,带着感叹和那一点模糊的感觉,继续的向前走去

END
————————————————————————————

强行牵扯出烦烦的我( •̀∀•́ )

看着前面的太太们写的文,心中各种方(ಥ_ಥ)

那么就是这样,以上(๑•ั็ω•็ั๑)

【王喻】无题(下)

*接上

*私设有

*我不污,不污,不污

————————————————————————————

请戳

END

————————————————————————————

第一次写这种//////

【王喻】无题(中)

*接上
*私设有
——————————————————————————
喻文州,男,25岁,黑帮蓝雨总头目。作为一直以来以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出名的蓝雨,在内部却有这样一些传闻。据说这一代的头目喻文州并不是一开始内定的继承人。据说喻文州是三胜上代后直接夺取下总头目之位。据说喻文州枪法很好但身法很差。据说……

这些种种传言有些明明是想冲的,但作为喻文州直属的蓝雨主力部队和经常与他们交手的微草等人却知道,这些传闻是真实的。也正因如此,喻文州都一直隐藏于蓝雨之后, 作着幕后杀手,以脑力攻他人之短,说白了也就是一心脏。

从这点上来看喻文州还是和自家队长性向很合得来的,一众为队长操碎心的微草队友语。
   
话说那天经过多方调查得知,蓝雨首席杀手黄少天和下代内定继承人卢瀚文,首席狙击手郑轩等一干主力会在近期平凡地出任务,届时蓝雨内部会相对空洞,这是一个将喻文州从蓝雨幕后带出来的一个好机会,微草等人计划暂定。
  
“报告,报告,这里户外,黄少天出现在视线中,预计距离交替时间还有2分钟”
 
  “这里是室内,收到,收到”刘小别因身法最快,而独自一人偷偷潜入内部实行计划。此时的他正在将放有安眠药的水送到喻文州房内。
 
  蓝雨控制室
   
一个黑发青年看着前方的屏幕,屏幕上是乔装化入蓝雨内部的刘小别,双眼微眯,嘴角向上扬起,眼里满是算计,狡猾如狐。
  
“还剩1分钟”

“还剩30秒”
   

“报告,报告,郑轩出现在大门,任务计时5分钟,任务开始。”
   
收到消息后,刘小别悄悄潜入卧室,确认喻文州已经被之前水中含有安眠药的成分而开始沉睡,又为了保险而在他脖颈处来了一手刀后,用麻袋将喻文州小心的装入,将他往肩上一扛,打开窗户,跳上栏杆,借力向外跃去。
   
赶回微草后,众人乘着药力将喻文州控制住。喻文州双手用手铐反扣在身后,上半身用麻绳与椅背缚住,双脚脚踝与两条椅腿固定。而因为人本身在沉睡,头部向下低去。这便是一开始王杰希进入房间所见之景。
   
王杰希叹了口气,亏他们能把蓝雨头目绑来,嘛,不过总算猜对了。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的人,王杰希有些出神。
   
当年的他们还是与高英杰的一般大的少年,刚刚出道,年少轻狂,自己凭借着天马行空的想法屡破奇案,但也因此与队友的配合相当不堪入目,甚至还有几次将自己的生命交代在那里。

自从他带着新一代的蓝雨众人从容不迫地在自己包围下逃逸升天后,自己一方面开始检讨开始渐渐和队友打起配合,开始劲量隐藏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另一方面也开始对他有所关注,他不似叶修的强大,他不似张新杰的理性,他不似肖时钦的和善。他的计谋是全面的,他决胜于千里之外是必然的。他虽然身手并不算好,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谋士。
   
‘这帮人不觉得绑他过来意外得轻松吗?看来这帮人对对手的了解还不够仔细啊!’王杰希双眼微眯,眼中有些沉重的情绪。“醒了就抬头,这样不累?”张口对那人如是说道。
   
“呵呵,当然累了”被绑住的人抬起头眉眼弯弯,整张脸写满了我很愉悦,丝毫不见睡意,“想来你这里一次还真不容易,大眼儿”。

王杰希听到那人对自己的称呼不禁挑了挑眉,“是吗?还真是辛苦你了”。走到那人面前,弯下腰,将唇贴上那人的唇。

TBC
————————————————————————————
好方,接下来的部分好想有些污……(๑•ั็ω•็ั๑)

【王喻】无题(上)

*重发
*高乔出没
*私设有
——————————————————————————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被反绑在木椅上的青年,用力拉了拉警帽,想要遮挡住有些抽搐的眼角。

王杰希,男,25岁,微草警部部长。破案精准虽然有些天马行空,为部员着想而深受爱戴,左右眼虽大小不一却以作为萌点,再加上至今单身的身份,被许多女公民视作黄金单身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只要是微草警部的一员都知道,他们备受推崇的部长大人是个同且有心上人。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作为王杰希的首席弟子以及离他最近的男孩的高英杰少年,还被警部全员偷偷地点了一大排蜡,虽然他们认为部长大人并没有饥渴到对一个孩子下手,但凡事都有个意外不是【点蜡
   
于是故事就由这样开始了

话说自从高英杰被点了一排蜡后,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开始在自家老师交际圈中四处搜索符合他胃口的22~28岁年龄段的妙龄少年。基本上可以说是每两个星期绑一个过来

每个人需经过两个星期的观察,在多方确认不是老师心上人后,才把人家送回去,毕竟老师就是老师在天马行空的掩饰之下学生看出的几率太小了,不得已而为之

先是从微草自家内部开始确认的,然后开始向外部蔓延。比如说老师经常带他们去踢馆的隔壁兴欣警部,再比如经常为微草警部提供枪械的轮回制枪厂,甚至是与隔壁兴欣有仇的黑帮霸图都劫过,但经确认都一一被排除。

高英杰少年表示很郁闷,难道真如警部内部所说叫对自己有啥想法,于是他挂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壮起胆子跑去对自家老师讲,自己爱的其实是被叶修前辈拐去的乔一帆,所以老师请务必放弃。

正在批改着一份份备案的王杰希听到这话后,抬起头,挑了挑眉,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看自己的爱徒。

起身,抬腿,走到颤颤巍巍的爱徒面前,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启唇道“加油”后,带上桌案旁的机枪,叫上部员,向隔壁的兴欣为自己爱徒要人去了

诶,现在的单身爸爸真不容易,又当爸又当红娘的,王杰希表示我心里好苦
 
经过多次交涉,在一个叶姓心脏和另一个王姓心脏不断的互黑下,高英杰少年终于和自己心爱的乔一帆少年走到了一起,双宿双归,从王姓人士爱徒一跃多个前辈率先进入人生赢家的行列。

然而已成为高·人生赢家·英杰的某爱徒为了和自家爱人卿卿我我,而选择性得将确认自家老师的心上人的任务忘在脑后,于是诸多微草的前辈接过后辈的担子,踏上了为确认自己老大心上人漫漫长路。
   
一次,在众人商讨下一目标时,刘小别无意提及作为老对手的蓝雨帮后,众人将目标瞄向了蓝雨。

“相爱相杀”作为如今众多萌点之一还是很吃香的,那么自家老大为了引起心上人注意而将对方视为对手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于是在微草主力全员通过外加多方权衡下,下一个目标定位蓝雨帮头目——喻文州。

TBC
————————————————————————————
考期结束~\(≧▽≦)/~撒花

【周叶】题与生日


*周队生贺文
*文科周x理科叶

荣耀学院作为知名的学府,其图书馆的藏数量更是惊人,各种书籍,题型都是应有尽有

而今天被誉为荣耀第一脸的文科学神周泽楷,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的天空,这个人沉浸于忧闷的异时空,同班人表示在不用九点水大大的翻译的情况下终于也可以理解周神思想实在是可喜可贺

看着窗外的周神思想也一起飘到窗外‘前辈在做什么?好几天都没看见了,看上去好像在忙这些什么,在忙什么呢?’

叶修,荣耀学院理科第一大神,所做的的笔记曾一度被导师直接作为教科书使用,是比周泽楷大四届的前辈兼刚处于热恋期的恋人,目前行踪不明

从几天前起直到作为生日的今天任未见道前辈的周泽楷在忧闷的异次元的环绕下几欲趴在桌上作躺尸状,虽然路过的学妹表示今天周前辈美颜依旧

“哟,小周”作为周泽楷语专业的翻译人员的九点水大大走到周·忧闷·泽楷身旁打断了周泽楷的神游,“生日快乐,这是叶前辈送的礼物,他说下节课下课后让你去图书馆找他。”

周泽楷在听到某个叶姓前辈的称呼后接过礼物向图书馆奔去

“他说是下节课下课啊,要上课了!!!”

“请假……”

听着飘来的两字,江·翻译·波涛当场黑了脸色,脑海中自动翻译系统翻译道‘我直接去找前辈,下节课我不上了,帮我请下假,谢谢’

此时作为小周前辈的叶·教科书·修正坐在图书馆里奋笔疾书,书桌的两旁摆着各式各样的习题

当周泽楷来到图书馆看见的就是前辈奋笔疾书的场景,不有感叹前辈真用功,又有些无措地站在原地,‘怪不得前辈要我下节课再来,现在怎么办……要过去吗,会打扰前辈的吧’

一个在窗旁的书桌书写,另一个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时不时吹过的微风将两人额前的碎发吹起,无声的温馨慢慢充斥

“啊,写完了”埋头的叶修突然放下笔,身体后靠向椅背,缓缓地伸了个懒腰,抬头一看返现不远处的周泽楷“呀,来啦小周”

耳畔是前辈一如往常的音调,入眼的是前辈扬起笑容,合着窗外的暖阳,一阵阵暖意传来

勾起嘴角,“嗯”,眼中满是对眼前人的爱慕与温和,抬脚向他走去

“刚刚让小江带的礼物不算,这才是,来看看”

礼物是几本笔记本,翻开笔记,随意的一扫满是理科的各项要点和公式,神情不由地一顿,侧头看看前辈已示不解

“这是这几届的一些较为重点的习题,你要好好看啊,啊,这几天理得累死了,过来让我趴活儿”

周泽楷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叶修借着两把椅子的长度躺在周泽楷腿上,看着自家前辈兼恋人眼下的淡青色,俯身,唇贴上了那人的额,“好”

那人缓缓勾起嘴角,“生日快乐啊,小周”

“谢谢,修”

—————————————————————

*最后祝周队生快!

和基友来发一记冷cp安利

客官来一记周喻吗~(笑

有人买吗?有人买吗?有人买吗?

摸摸基友,基友不哭,站起来x(⊙v⊙你懂,我们要创造河蟹社会~)

哈利波鱼:

吃我们一记周喻安利~~………

虽然不在一起【】

第二天用板,还不是很熟……不会画帽子…

Lofter你的画质是要我哭给你看吗吗吗吗……………………T×T


【叶韩叶/双花/喻黄】我们班的教官和隔壁教官没有一腿,那就不叫军训08(完)

*教官x教官

 

 

*军训梗

 

 

*无主副cp之分

 

 

*麻麻说标题要长~

 

*结束啦~

 

——————————————————————

08

军训最后一天,结业式上新生向教导自己的教官们表达了最真挚的谢意

回想起几天的军训时光,有笑有泪,当然这与教官不惜血本地提供素材是密不可分的~

在最后各班的欢送会上,教官应学生要求简单地教了几个防身术,展示了些拳法,分享了一些经历,唱了段军歌

而学生有些献上掌声、歌声,有些奉上礼物,更是有人大胆地询问起教官的联系方式

总之都是些美好的回忆,是些值得收藏的回忆

——————————————————————

*结业式上的主持小伙长得高又白颜值也不错,估计站在一旁的教官压力有些大吧╮(╯▽╰)╭

教官在教防狼术时有人主动请缨当试验品,啧啧,这位汉子快说说抱着教官时的感受(笑~

直接要联系方式什么的,妹子真豪放啊~

*其实这章大家应该看出来了,和主题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分开是件沉重的话题嘛,也不想在写啥了,只是想吐吐槽、抒抒情而已,原谅本君泛滥的少女心吧_(:_」∠)_

*嘛,这篇文差不多就这样了吧,感谢大家的捧场【鞠躬~

*军训结束了,要开学了,本君是新高一的,诸位多指教喽~最后,交个朋友吧,称呼请随意;)

【叶韩叶/双花/喻黄】我们班的教官和隔壁教官没有一腿,那就不叫军训07

*教官x教官

 

 

*军训梗

 

 

*无主副cp之分

 

 

*麻麻说标题要长~

 

 

——————————————————————

07

第三天,依旧晴,是个军训的好天气~

经过前一天的撕逼大战,众新生表示“教官,我们要申请增加看戏福利时间”

在千盼万盼中,诸君迎来了休息时间

各班来到阴凉处,各自为阵形成了六个团体

那边六班的一帮人听着喻教官挂着苏音上阵讲着小故事

那边二班的一帮人听着张教官甩着小辫子唱着歌

那边六班在黄教官的带领下吵成一锅粥,然而我什么都听不清楚

还有那边一班的叶教官被全班要去秀秀武术,啧,脸T什么果然不是盖的

与这四个班相比中间似乎有些冷场,叫些同学唱歌或是讲讲笑话什么的

你以为今天的休息就这样平淡的过去了吗?其实是的,但很明显今天没啥买点,于是一帮不甘和平的人们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三班和四班见一班叶教官秀武术,那么脑洞来了,啊,不,应该是灵感来了!

于是就这样,两个班的教官被推上来修罗场~

第一场是三班韩教官和四班孙教官

裁判是六班的喻教官

这场由攻君们组成的战斗开始了

(其实就是那样啦,专业术语什么的本君根本叫不出,所以快进)

最后以孙教官成功把韩教官压在身下(……)而结束

随后来了一场叶教官和黄教官的,一场张教官和喻教官的

于是,当晚关于三队教官相爱相杀梗的各种文就新鲜出炉了

——————————————————————

  *还记得上次被集火的教官吗?这次在比试中又被另一位教官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都好痛_(:_」∠)_